內蒙古盛樂國際生態示范區項目

內蒙古盛樂國際生態示范區項目

——立足生態脆弱區地區,深耕可持續生態修復模

一、項目背景       

       項目地位于內蒙古和林格爾縣盛樂經濟開發區,和林格爾,是蒙古語,意思是20戶人家。大約1600年前,對中國歷史影響深遠的北魏王朝定都盛樂,并從此走向中原,當時這一地區土地肥沃、生態適宜,“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現牛羊”的美麗詩句就是描繪了那個時期的風景。但是由于后來不適宜的生產生活方式加上氣候變化的影響,到清代,這里生態惡化,只剩下20戶人家。

       根據全國沙漠、戈壁和沙化土地普查及荒漠化調研結果表明,中國荒漠化土地面積為262.2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的27.4%,近4億人口受到荒漠化的影響。據中、美、加國際合作項目研究,中國因荒漠化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約為541億人民幣。從1978年,我國政府先后啟動了“三北防護林”、“京津風沙源治理”等多項大型的植被恢復項目,在局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整體形勢并不樂觀。

        和林格爾縣位于內蒙古自治區中部,地形地貌多樣,山、丘、川兼備,是內蒙古高原向黃土高原的過渡地帶。氣候屬于干旱、半干旱大陸性季風氣候區,多年平均降水量為392.8mm。這里正好位于中國的農牧交錯帶上,而中國北方的農牧交錯帶,正是近50年來中國荒漠化進程最為嚴重的區域。現有水土流失面積1053 km2, 占全縣總土地面積的30.7%,水土流失程度5000-10000t/km2;沙化土地面積396km2,占全縣總面積的11.5%;風沙土面積290 km2,占全縣總面積的8.4%。另外,人們生產生活對水資源的需求不斷擴大,而地下水位不斷下降,水資源短缺愈加突出。在不斷加劇的開發壓力下,這些生態問題仍然有繼續惡化的趨勢。前車之鑒提醒我們,必須修復發展給環境帶來的創傷,逐步建立穩定的生態安全格局,緩解并解決目前的主要生態問題,我們才有可能讓這里的盛世永續。為此,2010 年8 月,老牛基金會聯合大自然保護協會(TNC)、中國綠色碳匯基金會及內蒙古林業廳,在內蒙古和林格爾縣共同設計并啟動了“內蒙古盛樂國際生態示范區”項目


xt1.jpg


二、項目目標         

  具體目標為:

       1、實現干旱半干旱區脆弱生態系統的恢復與保護,增強其生態服務功能(固碳、防風固沙、保持水土、產業原料、生物多樣性保護、景觀美化等);

       2、建立和示范綠色循環產業模式

       3、探索關鍵自然資源——水資源的可持續管理和利用的方式和途徑

       4、通過產業減排和造林固碳減緩氣候變化,同時分析未來氣候變化的影響,為設計適應氣候變化的生態恢復方案和綠色循環產業提供依據。

        具體措施:

        在和林格爾縣,以區域氣候變化趨勢為背景,以解決當地面臨的重要生態問題、實現對區域發展的可持續支持為目標,識別出縣域內重要的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區域及其關鍵生態系統,修復2585公頃具有重要生態價值的退化土地,探索出可持續管理和經營模式,建立一個中國干旱半干旱區生態修復的成功典范。從四個方面入手,推動生態修復。

(一)探索并推廣適應氣候變化的生態修復與保護規劃方法

        2012年項目在和林格爾全縣范圍,探索出適宜于干旱半干旱區適應氣候變化的生態修復與保護規劃方法。該方法引進生態區評估方法,考慮未來氣候變化情景,通過對重要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和重要生態系統、物種進行評估,確定評估區生態修復與保護優先區域,并根據重要生態功能關鍵生態系統以及生態系統現狀疊加分析,確定生態修復與保護的優先區域與修復目標。該方法可以落地的指導生態修復與保護工作,得到臨近盟市的認可,2015年與赤峰市政府聯合完成了赤峰市生態修復與保護規劃。

(二)示范科學的生態修復模式

1、開展實施了“喬灌草”相結合的生態修復工程

        在和林格爾的優先修復區中識別出2585公頃退化土地,開展了喬、灌、草相結合的生態修復示范,并將其中的喬木種植打造符合CDM標準(清潔發展機制)的林業碳匯項目。在獲得國家發改委批準之后,于2013年1月在CDM執行理事會成功注冊。在此基礎上,該項目在項目開展初期便加入多重效應設計,希望在考慮碳匯的同時兼顧當地社區發展以及本地物種多樣性的協同發展需求。成功獲得了氣候、社區和生物多樣性標準(CCB標準)金牌認證,預計在未來30年的計入期內,固定22萬噸二氧化碳,其中的16萬噸已經獲得華納迪士尼公司的認購。“內蒙古盛樂國際生態示范區”被國家民政部評為中華慈善獎(第八屆)“最具影響力項目”,入選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解決方案數據庫”優秀案例。

2、完成盛樂植被恢復實驗示范區內10條溝壑治理的整體設計與治理工作

        由于項目區地處和林格爾縣北部,屬于山地丘陵區地貌,坡陡溝深,植被蓋度低,巖石裸露,地勢險要,土壤肥力低且漏水漏肥現象嚴重。項目將生態墊與生態袋相結合的植物修復措施與工程修復措施相結合,逐步控制坡面徑流沖刷和溝道土壤侵蝕,恢復溝道的水文形態和生態功能,保障下游生態安全和生態修復成果。

3、示范可持續管理

        如何將生態修復的成果轉化為社區盈利的工具是項目的一個重要工作。項目區處于典型的農牧交錯帶,土地退化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土地的不合理利用,項目區經過幾年的恢復其生產力已經有大幅提升,如果任由社區按照原來傳統的模式進行生產活動,土地二次退化將無法避免,造成資金、資源的浪費。基于此項目開發了林下養殖、整體可持續放牧管理、生態旱作農業等可持續管理模式,并向社區推廣,實現修復地的可持續管理。

以生態旱作農業為例:過去由于過墾、濫挖、濫采等原因使項目地土地沙漠化和水土流失嚴重,每年坡下的耕地由于嚴重的風蝕和水蝕,大量肥沃的表層土流失,土壤肥力下降,為此農民不得不增加化肥的投入量,維持生活,造成土壤污染、資源浪費,還增加農業生產成本。生態修復項目實施后,恢復山上植被,喬、灌、草相結合形成綠色屏障,庇護山下耕地;在耕地上進行土壤改良,提高土壤的團粒結構含量,提高土壤肥力及土壤的保水能力,通過進行合理的農作物種植及旱作管理技術,使耕地投入比原來降低,不進行任何灌溉的情況下,實現產值高于原產值25%以上。農民看到了生態修復為其帶來的收益,迫切要求掌握農業種植技術的同時希望加強對修復地管理。如此生態修復的生態價值可以直接轉化為社區實際的經濟效益,社區就是自家維護生態修復成果,并且有參與生態修復的主觀能動性。逐步可以實現修復地的可持續管理!

4、示范水資源可持續管理

        從監測數據可知,十四個監測點的地下水位埋深從1977年的平均地下5.2米增加到了2012年的平均地下39.7米,這意味著35年前在監測點只需打五米左右的井就能出水而現在則需向下挖近四十米的才能獲得水源。整體可持續的水資源管理示范項目計劃將分為三個步驟開展實施,第一步是水資源總體評價及供需分析,第二步是節水潛力分析及示范工程,通過前期分析發現,和林格爾80%的水資源用于農業灌溉,而農業灌溉大部分還是應用大水漫灌的傳統模式,水資源浪費嚴重。第三步是可持續的水資源管理方案。截至目前項目已經完成第一步整體評價及供求分析。下一步項目將就農業節水進行潛力分析與示范。


xt1.jpg


三、項目成果     

         和林格爾的生態修復項目,通過對關鍵地區生態系統的修復,逐漸建立地方的生態安全格局,同時實現了多方共贏。

(一)生態效益:增加生物多樣性、加強生態系統服務功能

        1、生物多樣性增加。項目開始時項目地植被種類不足30種,截止到2014年各樣地植被種類已達到77種。而以前項目地逐漸消失的狐貍、獾等獸類,斑翅山鶉、環頸雉、阿穆爾隼、鳳頭百靈等鳥類又慢慢的逐步頻繁出現在項目地中。

        2、生態系統服務功能不斷加強。通過人工造林、圍封等措施,再加上以生態監測結果為依據的管護手段,提高植被覆蓋度、控制土地退化趨勢、保護生物多樣性。

        3、為減緩氣候變化所作出的貢獻。項目依據適應氣候變化的規劃在和林格爾的優先修復區中識別出2585公頃退化土地,開展樟子松、油松、檸條、山杏、沙棘等苗木的混交種植。

(二)社會效益:帶動社區發展、吸引社會資源

        1、對社區發展的帶動效益。除了生態效益,項目在設計與實施過程中對當地社區發展所提供的幫助及帶動作用始終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據統計,項目區內約74%的人口屬于國家貧困人口(中國政府最新公布的貧困標準為2300元人民幣),其中部分地區年人均收入僅達到800元左右。因此,項目在設計之初以及實施過程中充分考慮了當地社區的發展需求。項目采取“自主、自愿”的原則吸引當地社區參與到生態修復保護中。單就碳匯造林項目而言,項目預計將使當地社區居民人均年凈收入較2011年相比平均增加160.7美元,創造出114.1萬余個工日的臨時就業機會,以及18個長期工作崗位。目前為止,本項目使4個鄉鎮、13個行政村的2690個農戶受益,受益人口達到一萬余人。而管護期通過林下養殖、旱作農業、可持續放牧管理及合作社等形式與社區共同探索可持續的“生態扶貧”模式,一年來已使合作社部分農戶戶均增收8890元。

        2、對社會資源的吸引效益。隨著項目的推進及開展,越來越多的社會力量正通過不同的方式積極的參與到項目地的生態修復與發展過程中。除了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外,不同的社會資源,如科研院所、NGO、企業還有項目地的社區居民都以不同形式,共同參與到生態修復過程中,共同維護和鞏固生態修復成果。

(三)經濟效益:潛在經濟效益每年約1500萬

        通過多年的工作和努力,該項目已在探索如何有效并可持續的將修復地所產生的生態價值向經濟價值上轉化方面取得初步成果。據估算,項目開展至今,通過修復所恢復項目地生態服務功能及生態價值所產生的潛在經濟效益每年可達約1,500萬人民幣以上。其中主要來自于四大方面:通過遏制土壤風蝕和水蝕所減少的經濟損失,通過草地恢復所獲得的經濟效益,林業發展所帶來的經濟效益以及修復地所提升和改善的生態服務功能向周邊土地輻射所產生的經濟效益。

1496390823449294 (1).jpg

1496390824384618 (1).jpg

1496390855269077 (1).jpg


超级大乐透网易预测